故事:新婚之夜,夫君且派手下跟她共度良宵,

时间:2018-10-24 17:01       来源: 未知

故事:新婚之夜,夫君且派手下跟她共度良宵,

六年前。

  “今日是谷中的风灯节,你不出去玩么?”眼上蒙着白纱的少年站在凉亭中问道。

  在他身边,一个一袭素衣的少女静静坐着,像是对这天地间万事万物毫无兴趣。

  “风灯节与我何干。”少女的声音里透出超越年龄的淡漠老成。

  换作是旁人,大概早已被少女这般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势吓走,可凉亭中的少年却循着她声音所来的方向,摸索着在她身边坐下。

  “那好,那我陪你,反正我也看不见。”

  从回忆中回过神来的叶君遥干脆利落地摇了摇头。

  她怎么会像小君,她不过是一个生了歹毒心肠的善妒之人。

  他的小君在花容院中。

  可不知为何,他此时不大想见赵鹤君。

  或许由于自责吧,因为他一直未能寻找到替她解毒的法子,所以觉得无颜相见。

  嗯,定是如此。

  叶君遥心烦意乱,疾行离了王府。

  王府后院。

  “夫人,听说此事是春和院那边做的呢……真是够狠的,赶尽杀绝。”南枫院的婢女一边替如夫人捶肩,一边嚼舌根道。

  如夫人也是叶君遥的妻妾之一,比赵鹤君早一年入府。相比于福泽太薄、从未蒙受过煜王恩泽的赵鹤君而言,如夫人不至那般凄凉——她曾在新婚当夜,与叶君遥的贴身侍卫寒鸦共度良宵。

  那夜黑灯瞎火,如夫人并不知来者是被叶君遥指派了任务的寒鸦,只当是煜王亲临。此后每每提及,还总在心里认为自己比赵鹤君高了一等。

  “夫人,我们是不是还静观其变?”

  “我们这南枫院里也静了太久了,是时候让王爷想起我们来。”如夫人捻着手指抚了抚自己的细碎额发,“彩屏,我们去春和院瞧瞧去。”

  因为叶君遥的命令,慕容月被软禁在春和院中不得外出,院外加了十余名府中侍卫,一时间好像布下天罗地网,好让她慕容月明白何为插翅难飞。

  慕容月连门都不想出,更何谈飞走。

  百灵一死,这春和院中竟然连个端菜送饭的人都没有了。眼看着日上三竿,而慕容月还粒米未进,扶绾这心就急得好似被人架在了火堆上烤。

  “王妃娘娘还不曾用过午膳呢,求两位大哥通融通融,让我出去吧。”扶绾悄悄给守门侍卫递银子。

  谁料那侍卫竟看都不看一眼,冷冰冰地答道,“王爷吩咐过了,会有人来送饭给娘娘的,请姑娘不要为难我们这些当差人。”

  榆木脑子!

  扶绾气得顿足。

  没想到在这叶君遥的府邸之中,竟然连银钱都办不了事!如此,公主往后的日子该如何过下去……

  “扶绾姐姐,”一个清甜女声传来,“请随我走一趟,我带你去领王妃的午膳。”

  彩屏从一处院墙背后拐出来,像是救星般地降临到了春和院门口。

  扶绾没见过彩屏,不知她是南枫院的侍婢,只当是老天终于开眼,舍得怜惜她的公主,匆匆剜了侍卫一眼,便跨出了院门。

  王府后院深深,扶绾跟着彩屏一弯一绕便不知自己置身何处。

  她抬头看了看四周,发觉此处不像膳房,这才惊觉自己或许是被人骗了。

  “你……不是带我去膳房?”

  彩屏掩唇讽笑,“连膳房的粗使丫头都认不出来,还真是傻子。”

  “不是认不出。”扶绾不屑地哼笑一声,“是你长得就像粗使丫头。”

  “臭丫头!”彩屏瞪眼,“你不谢谢我把你带出来就算了,还敢骂我?!”

  扶绾转身就走,结果被早就在她们背后看了好一会儿戏的如夫人派人上前赏了一巴掌。

  一时没反应过来的扶绾被打懵了,定睛看看来人,只见一名二十出头的女子正捻着尖长的手指,像看笑话似的看着她,顿时更觉得窝火。

  “你们什么人?!”

  “连我们夫人都不认得,白生了这双眼睛!”彩屏从背后给了扶绾一脚,直接将扶绾踢地向前栽倒。

  如夫人连忙避开,“别在此处生事。我见着这婢女就如见了她主子,心里厌恶得紧!给我把人带回南枫院去,我倒要瞧瞧朴宋宫里调教出来的婢女有些什么本事。”

  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嘴上被塞了布团的扶绾双眼噙泪,想叫也叫不出声,百般无奈地眼见着自己被南枫院的一众婢女由人迹罕至的偏道将她带得离春和院越来越远。

  此时,慕容月还不知扶绾的遭遇。直到日暮黄昏时,她忽然觉得有些渴了,而屋中茶壶又见了底,这才走出房门寻扶绾的身影。

  院中其他下人本也不待见慕容月,但听说扶绾不见踪影,担心自己被安排去照顾这个不得宠、不得势的王妃,便赶紧帮着寻找扶绾的下落。

  天色渐晚,万里苍穹不见彩霞,远处有大片乌云滚滚而来。

  春和院内一片乱乱,惊动了门口的侍卫。

  “出什么事了?”

  “娘娘的侍婢不见了,那个叫做扶绾的姑娘。”一个嬷嬷答道。

  侍卫想了想,答道,“你们不用找了,她早前就出了院子,说是去为王妃取午膳,不知为何未归。”

  不好。

  慕容月心里当即咯噔一响。

  扶绾平时做事妥帖稳当,从未在侍奉之事上有过怠慢。她如今在这煜王府人生地不熟,又偏是傲气的性子,这么久没回来,怕是出了事……

  “王妃娘娘,王爷有令,娘娘被禁足半月,不得离开这春和院半步。”

  “让开!”慕容月厉声冷喝,“若扶绾有半点差池,我定废了你这条手臂!”

  她不知,她此言一出,背后那群下人的脸齐齐一抽。

  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还为了一个小小的侍婢说这种狠话?这有眼睛的人里,谁不知道王妃您是一只纸老虎啊……

  “让开!!!”慕容月提高音量再次喝道。

  然而侍卫依旧不为所动,“娘娘请回吧,请不要让属下为难。”

  “好!很好!”慕容月满口银牙几欲咬碎,她最终掉转头冲回房中去。

  院内下人齐齐松了口气:就知道她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下了……

本文来自小说《高冷王爷别太渣

友情链接():